荷尔德林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一切是那么的熟悉,一切又是那么的陌生!

我曾用尽一切办法

边城诗社:


文/ 青慕


我曾用尽一切办法记刻你
用刀,用笔,用自言自语
写下了一篇篇字迹清晰的你
读来仿似权过王侯,富拥四海


我曾用尽一切办法重遇你
用醉,用梦,用荒诞幻想
穿越孤独的旷野时间的洪荒
行尽至山水无路,仍与你殊途


我曾用尽一切办法接近你
用心,用情,用孤独清醒
你是我脑海里捞不起的月光
我不知从那个方向靠近你身旁


我曾用尽一切办法找寻你
用命,用痛,用古老记忆
你是唯一比死亡贞洁的生命
不怕死亡,但怕至死找不到你




夜深小记

边城诗社:

文/荷尔德林


半夜十二点


忽然想抽烟


摸到孤灯开关


拿上钥匙,走出孤单的房间


我大声咳嗽


以此驱逐楼道的黑暗


 


街上转了几圈


明灯的便利店


找到我的陪伴


点燃一根夹在指间


任夜风吹散吐出的轻烟


 


四处望去,仍有许多灯光刺眼


我转过身去


拖着麻木的腿脚


走向灯光照不见的地方


继续向前


 


前方,仍是一片夜色的暗


今晚没有月色洒下


举头望去,是没有边际的天


那一点红,随夜风忽明忽暗


 


简易的出租房里


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睡觉


一个人看书


一个人听吊扇在转


 


喝一杯凉了的开水


躺一张硌人的床板


扯下被子盖上肚子


睡进会笑的梦里面


睁开眼,又是新的一天

洪小漩:

下次我带你去吃好吃的羊肉串

摄影:洪小漩

出镜:花花

花花喜欢拍照,算上这次去青海,我应该已经是第三次给她拍照了。

花花爱吃,沿途不管我对食物如何选择,她总说:好,都好,只要是吃的就好。

她爱笑,总是笑着撒娇,在西宁一家火锅店,她扬着嘴角冲着服务员甜甜地说谢谢时,我甚至看到那小哥发愣红了脸。直到我们酒足饭饱离去,他还不忘相邀“下次一定要再来青海玩啊”。

花花喜欢拍照,一边看着我拍的照片一边说:我有个喜欢的男孩,等我追到了,我就来找你拍情侣的。

我愕然:为什么是你追。

花花大大方方说:因为是我喜欢他啊。

回到杭州后的某一天,花花微信忽然告诉我,感情不是很顺利。

我替这个姑娘感到沮丧,安慰她,合适的人一定在未来的路上。

花花继续发了一张羊肉串的图过来,说:吃了不好吃的羊肉串,感受到了来自全世界的恶意。

我懂,心情不好,食物却不能在此时发挥治愈的功能,简直是雪上加霜。

我说:快换一家好吃的店铺,安慰自己。

马上,花花又发来一张鸳鸯锅的照片,自顾自的说:吃一顿肉,心情就好了。

希望如此呢,我说:等你下次来找我拍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羊肉串吧。


匆匆而过的地方

你的眼神似在告诉人们:“我本来就很美”。

孤独的奋斗着

说起孤独,总会第一时间想到那篇《孤独之旅》;总会想起那些无忧无虑的岁月。曾经爱说爱笑,现在喜欢抱着手机在自己的世界里。曾经喜欢写写画画,现在都忘记有多久没好好的书写,哪怕只是写那些熟悉的诗句。曾经年少不知何谓忧,现在要承担那份属于自己的责任。曾经身边总有许多朋友,现在越来越少联系或是不联系。仔细想想,现在很少跟朋友联系。在那些通讯不方便的时间里,我们为了友谊,在纸上书写内心里的话语,然后遥寄千里。之后便是耐心的等待。而现在,只需动动手指头,便可联系的时代,我们却不想去联系,情愿抱着手机,呆在自己的空间里。可能心里在想象,等到再见面的时候,我们会有说不完的话语。然而,现实却不是如此。那些岁月里,我们可以呆在一起,整天整天呆在一起。现在我们在见面的时候,提前打电话,有时间就坐在一起,吃饭,喝酒,唱歌,到点回家。为什么会这样?思前想后,我们长大了,思想变化了;更愿意去承担起身上的责任。我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呢?其实,从我们各自奔上自己的道路时,我们就学会了孤独,学会了在孤独中成长,学会自己慢慢长大。所以,现在的我们更加成熟,更加有承担责任的能力。更是走入到,我们小时候就羡慕不已的“大人们”的生活。不管你愿意与否!

在通过崎岖山路之后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