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尔德林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诗歌的明天

张晚讴:

环绕诗歌的,仅剩那么一点纯真和希望,爱和美罢了,除此之外,诗歌还能拥有什么?理想的诗国早已不是当年的山河大美,如今能支撑的,怕是寥寥无几的几个顶风抗大旗的诗国的追随者,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要以诗歌为金钱转换机的一部分编辑和诗人们。
诗歌沦落,不是一个时代造就的,单论现代诗的崛起,是在三十年代后期,这是一个没有国家的国家,所以诗人们可以自由的抒写,如果是建国后或现在,李金发怕是第一个被封杀的,戴望舒先生当然也不可能存在,至于冯至,大抵一样,穆旦的诗也会很悬,至于闻一多先生《死水》集,怕也如死水一片了。散文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梁实秋和陆蠡怕都要一辈子自说自话了。
当今社会没有文学,说这话有点过分,但是中国人传统是不会把小说放进文学的行业的,小说只是民间流传的故事,故事不在文学体制中,不过随着国外文学的涌入,再加上中国人喜欢道听途说的本性,所以故事书俨然成了中国的主流文学,《读者》,《收获》源于此,而诗歌刊物的萧条不用我说,一般的书店是很难买到的。
诗歌如受难的耶稣,开始了漫漫的游说之路。在这样的诗国里,歌颂已然不能满足人,哲性也不能满足人,于是诗国开始出现取巧者,梨花体横行在中国,俨然把诗的正路引向歧途,梨花风刚刚散去,乌青又带着他那无所谓的絮叨的屌样袭来,中国诗究竟要经历多少磨难?归根结底,这诗是人民的,只要人民给钱,出版商一定不在意另类怪异,他们嗅到的只是商业的价值,市场的价值。
中国其实不是诗歌的国度,我今天这句话推翻了五千年文明的古国。请排除掉古典诗的时代,单从建国说起,郭小川怕是横跨建国前和建国后的唯一长久的诗人,但是有谁能脱口而出的背几句郭小川的诗?在经历了漫长的文化革命后,八十年代初期,以北岛为首的当代派屹立起来,那时候的人们是太需要讲话了,是太需要自由精神了,而这个时代,优秀的诗人也层出不穷,其中以海子最为盛名,他的诗的那种断层和撕裂感,正是人们心中想说又不能说的话,而现在观之,在诗歌上,海子是有重病的,他的诗断层和语病错误连连。但是海子仍然以最纯粹的状态完成了他的诗,他之所以被后人追捧,大约就是这种不与肮脏为伍的精神,一种天人的精神,自由的精神。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征,所以闲来荡去的中国人才会喜欢梨花体和乌青。
诗其实很简单,洗去铅华,浮云坐定就是诗。诗意的生活就是这样的,但是中国是一个物少人多的国家,不追求是不可能的,我说的追求是欲念。在一个你争我夺的社会环境下,诗算个什么?用最流行的骂人的话来讲:你才是诗人,你们全家都是诗人!诗人已经是傻X的代名词了,争抢已经是中国人的通病。昨日看某站新闻报道,说两车相撞,散落的螃蟹被过路群众哄抢。可想而知,这些人胸中有诗意才怪,估计甚至连胸罩都不戴。
有此可见中国人的审美观到底会出现怎样的问题,《小苹果》横行的时代,你让中国人有多少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衡量?哈美,哈韩,哈日的年代过去了,LadyGaga又成了中国人的偶像,至此不得不讲芙蓉姐姐,凤姐,还有那个波霸母女(叫什么我忘了),以至于日本卖肉女苍井空。中国人究竟在延续着什么样的审美观,我是搞不懂的,因为中国太地大物博了。
诗还有明天吗?有!我说。但这只是自说自话罢了,中国人的整体素质不改,审美水平不提升,诗歌就没有明天,如果想让诗成为主流,首先应该是道德教育,用句最难听的话:中国人是最缺“德”的。诗歌有没有明天不靠诗人,靠的是中国的大众。

评论

热度(18)

  1. 荷尔德林张晚讴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里席学刚张晚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