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尔德林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细嚼慢咽:

要下雨了,天蓝得有些脏。村道偶有牛羊经过,或一辆车。他们就是这样入画的,远远的就能听见快要报废的摩托引擎声和嘶吼的重金属摇滚。我举着手机等着。当我们目光相遇,他们停止歌唱,其中一个也掏出手机,朝着我。好了,现在他手机里,也存了一个在荒地里冷得哆哆嗦嗦的陌生人。

评论

热度(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