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尔德林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夜深小记

边城诗社:

文/荷尔德林


半夜十二点


忽然想抽烟


摸到孤灯开关


拿上钥匙,走出孤单的房间


我大声咳嗽


以此驱逐楼道的黑暗


 


街上转了几圈


明灯的便利店


找到我的陪伴


点燃一根夹在指间


任夜风吹散吐出的轻烟


 


四处望去,仍有许多灯光刺眼


我转过身去


拖着麻木的腿脚


走向灯光照不见的地方


继续向前


 


前方,仍是一片夜色的暗


今晚没有月色洒下


举头望去,是没有边际的天


那一点红,随夜风忽明忽暗


 


简易的出租房里


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睡觉


一个人看书


一个人听吊扇在转


 


喝一杯凉了的开水


躺一张硌人的床板


扯下被子盖上肚子


睡进会笑的梦里面


睁开眼,又是新的一天

评论

热度(14)

  1. 荷尔德林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