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尔德林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给你们看一封矛盾的旧情书

阅读文字:

文/老显




你知道吗,天边那颗星,其实就是你,可惜旁边有条银河,我就在你隔壁,呆呆的想着你,日日思君不见君。




你知道吗,我像极了地上的一粒尘埃,多想飞进你的鼻孔里窜入到你的肺里再永驻你心,却怕自己的卑微污染了你。




你知道吗,我多想变成你看到这纸上的字体,这样你就可以大方的看着我,我也不用害羞的看着你。




那个时候我还懵懂,初入社会还留有学生时的青春气息,而今二十出头的年龄,却变成了老张老李的模样,不同的是,人家老张老李有正儿八经的老伴,再不济还可以遛鸟遛狗,而我把空气当成了女友。




是空气,不是氧气。




自然也不需要遛鸟遛狗了,我没有那么寂寞。


    


所以就在那个时候,单身已久啦,总不能老是用运动和游玩的方式排泄无处安放的荷尔蒙吧,于是对有特别好感的女孩纸就会让好感深度特别升华。




我不是老张老李,我只是个正常人。




咱俩当时不就是聊得天黑地暗嘛,只不过你幼稚,我比你更幼稚,咱俩的友谊基础就从那时候建立起来了,想想都快两年了,时光是真特么在飞逝。
    


前两天整理一部去世的手机,里面有些泛黄已旧的老照,是你发给我的,当时的你在西湖边望着镜头腼腆地微笑。




我仔细端详了你的笑脸,觉得咱还是有必要讨论一下这湖边的水景是否会让你感慨岁月的流淌。
    


毕竟吸引我的不止是你的笑脸,更多的是被咱俩共同的经历所怀念。




老了,打了两段话就开始觉得词穷,文采都被猪脑给吃了,别介意我这么直白的发言,是为了更好的表达自己口才不佳的意思,你就将就看看吧。
    


清早刷个朋友友圈,但三秒后就关掉了,就一个破节把全天下人民的寂寞心绪都勾起来了,有必要吗?




好像是挺有必要的,浪漫也需要做作,爱情里也有很多矫情,所以我又重新打开了朋友圈,净是送来送去求来求去的礼物状态。




我想是没人会可怜我的,如果上苍可怜我的话,我也要礼物呢。




你猜我要啥?




送一只可爱的小鸟给我溜溜就好,这样我也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伴侣这玩意有时候真像空气一样有用,比如说自己寂寞啦,孤独太久啦,这时候伴侣就有用了,可以最大程度的消除空虚寂寞冷。




再比如说想吃个饭啊看个电影啊没人陪,伴侣的效果就体现得奇佳,当然这是从自我私用的角度去分析,除去这些欲望情面的因素,咱用情感因素去分析,也许还真是有用的,至于怎么个有用法我也说不上来。




毕竟享受孤独太久了,爱情这玩意离我越来越远,就算你催我去约会,对方不是心动的女神级别的情况下我还是宁愿捧着书喝着茶坐着摇椅思考到天亮。




因为,我嫌麻烦。
    


但始终都要有个女伴来陪我度过余生,那我要女盆友干嘛捏?




为了进阶到新一个阶段的人生呗。




人就是一个钟摆,老是一个姿势也会腰酸背痛的,得摇摆起来,人生才有活力和干劲。




情侣能给另一半有所活力,然后有所干劲。你说是吧?




你觉得是的话,那么,来吧。




让我们一起摇摆。




▼  ▼  ▼




扯远了,这么久没联系的,最近过得还可好?
    


哦,我还是那个老样子,工作,运动,阅读,应酬,周末游玩,大概如此,这几天天气不佳,人一懒没跑步就没过多的精气神。
    


就当今天真是个节日吧,老套客气一下还是要的。




最后,祝你愉快,心想事成。




【旧文一篇,本文原稿写于某年某个节】




微信公众号:老显


ID:sendychiu


联系邮箱:sendyq@163.com




——【THE END】——



你的眼光决定着孩子的未来

青果文志:



       1


       我和老公从谈恋爱开始就喜欢去本地的一家江西瓦罐汤店喝汤吃饭,一来快捷,二来有汤有饭吃着舒服。一晃八年过去了,那家店还在,不同的是我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大宝也跟着我们对这家店熟悉起来。


       瓦罐汤店是一家四口在那经营,夫妻俩和大儿子负责炒菜端菜,小女儿负责收钱。八年前我们第一次去的时候就是这个模式,八年过去了,这家店经营模式没变,店的地址没变,老板也没变,唯一变化的是兄妹俩长大了。


       说实在话,第一次和老公去的时候我们就被店里的这对兄妹俩吸引了注意,估计哥哥只有十四岁左右,妹妹十岁的模样。我和老公都有同一个疑问:“难道这两个孩子不需要读书吗?这么小小的年纪就跟着父母开店?”那个时候我们和店老板不太熟,也不好意思去打探人家的隐私。


       因为经常去的缘故,一来二去我们和老板一家混熟了,去吃饭的时候他们没事找我们拉家常,有一次我便问起了兄妹俩读书的事。老板娘说:“我们家族都是做瓦罐汤的生意,分布在各个地方,家里的孩子也都是读几年书认识点字,会数钱,然后就帮助家里打理店面生意,干我们这行也不需要读太多书,不如早点学会早点赚钱。”


       听完她的回答,我和老公面面相觑。八年后的今天,这对兄妹俩依旧在店里帮父母打理着瓦罐汤的生意,每天的世界就限制在那三十平米的小店里,没事的时候哥哥就在电脑上打打游戏,妹妹则看看电视剧,最近听说他们用这几年攒的钱给哥哥在南昌买了套三居室留作结婚用。


       也许在不少人眼里,他们很不错了,能在一个省会城市买套房很厉害了,但在我和老公看来,这对兄妹俩的未来却就这样被圈在他们家的小店里。


2


家里买车有三年多了,从买车起我们便固定在一家洗车行洗车。老板和老板娘人很好很憨厚,同时给我们的价格也很实惠,三年时间从未曾涨过价。


       但最近我发现了一个小秘密却让我大吃一惊,或者说是之前我不曾留意过而已。


       洗车行有老板老板娘以及两个洗车工,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印象。前不久,我翻出儿童座椅带到洗车行去,打算洗完车让老板帮我把儿童座椅装上去。去的时候恰逢停电,老板娘让我到对面一家有发电机的那里洗,洗完后我又把车开到熟悉的这家洗车店。老板娘笑眯眯地告诉我说老板因为停电,到旁边的洗车店去打麻将去了。


       接着老板娘对着店里的十五岁的男孩说:“东东,去旁边把你爸爸喊过来,帮人家把儿童座椅装一下,我不会装。”我瞬间石化,我一直以为那个男孩是店里招的洗车工,不曾想他居然是老板的儿子。他们家的小儿子我倒是见过,经常放学后坐在店里写作业。


       十五岁,按照正常情况下,这么大的孩子应该上高中,而他却已经在店里帮父母洗了三年车了,至少我见过的三年时间里他是一直在洗车在。


       我不知道致使这个男孩不读书的原因,但我真的是为孩子感到可惜,为何这么早早就放弃了学业,我想很大程度应该也有父母的因素,如同上面的那对瓦罐汤的老板夫妻一样。


       3


       记得一个多月前曾在网上看到过一篇文章,文章的作者在孩子刚刚一岁多就开始在北京为孩子物色国际学校,同时在一个国际学校群里她发现很多孩子的父母甚至给孩子在网上请了一对一外教练习口语。


       当看到这篇文章时,我心里有了紧迫感,作为一个生活在四五线城市的妈妈,我的孩子似乎已经落在了起跑线上。也许有人会说那些资源只有大城市有,生活在小地方的孩子注定要落后;也许还有人会说我们周围的孩子不都上着普通的学校读着普通的书么,还不是照样有人考上清华北大;


       可是你知道吗?有一天你的孩子考上一流的大学却发现自己的口语发音一点都不标准,听到同学们流利的英语跟外教交流自己却迟迟不敢开口时,那种落寞你感受的到吗?


       虽然我也生活在小城市,但因为网络我深知自己孩子与大城市孩子因为资源问题而带来的差距,我不怨天尤人而是积极努力的寻求办法。


       我从不开口教孩子英语的发音,因为我的发音很不标准,教孩子只会带歪孩子,但这不妨碍我让孩子接受启蒙英语,直接给他听英文歌曲、播放纯正的英文动画片,让他自己模仿学习里面正确的发音。现在儿子快四岁了,老公说儿子的英语发音比我标准多了,而且很多生活中的物品都可以信手拈来。和大城市那些已经可以完整对话的孩子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我会努力慢慢让孩子缩小这样的差距,计划在他六岁的样子会给他在网上找一对一的外教,提高他的口语能力,让孩子的未来可以有更好的平台。


       因为不断学习和在网上结识了一群高知妈妈的缘故,我早早开始了理财,为的是给孩子积攒将来出国留学的费用。大概不少人会说现在国外的文凭不吃香了,我想说的是让孩子走出去才知道世界有多大,才明白人生有无穷的可能性。


       除了这些,我每天给孩子读绘本,培养孩子阅读兴趣;给孩子报了不少兴趣班,摸索孩子真正的兴趣爱好;我喜欢干净整洁的屋子,让孩子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曾经我一度以为所有的男生宿舍都是乱七八糟,臭鞋哄哄,不讲卫生的,因为我从小到大遇到的男同学以及周围的男生都是这样的,但因为遇到的一位网友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她的老公就属于那种爱干净整洁同时工作特别高效率的男人,足见我以前的目光有多短浅。


       做父母本就是件不容易的事,你给孩子怎样的熏陶和引导,你的孩子将来就会走什么样的路,我不敢有丝毫松懈,时刻在网络上学习其他父母的先进理念和教育方法,为的是让我的孩子拥有更好的未来,人生拥有更多的可能性,这比给他多少套房或者多少财富更有价值!


       文/罗二宝




3分钟看一部有趣、有思想的短片『青果的眼』


路人

——柯诺

我活的坦荡

随你怎么去想

我摒弃了虚伪的皮囊

正如我渐渐忘记我曾经的模样

如果

秋风是冷峻的姑娘

雨露是她的嫁妆

新郎却在田间农忙

秋日薄薄

落叶在歌

该得到的尚未得到

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那么

请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大漠荒原上不停地歌唱

徘徊,饮酒

让灵魂失重

……

诶,你看

在丝路边缘

一个路人

西风

却吹得他找不着北

爱到深处是心疼

孤城有王-:


我想爱的形态 爱到深处是心疼
之所以爱 是因为此情已融入生命
之所以疼 是因为懂你的脆弱和无助
所以才会忍不住心疼爱惜着你的一切

爱了 就会默默的付出
倾心竭尽全力为之分忧
只要心中有爱就会有力量

最真的情 最诚的爱
是平淡中的不离不弃
是风雨中的相扶相伴

站在冬季的天空下
我想起了你 微笑着

站在窗台 阳光洒满整个窗棂
若我感觉温暖 也因想起了你

感谢你的出现
感谢你对我的疼爱
虽然那已经是曾经

如果你愿意 你如果愿意
我愿意一直住在你的心里
不惊不扰 安暖相陪 直至终老

红尘岁月 相遇倾城
分开之后我已经习惯
这样一份淡然的相守

我看见时光在微笑
正如你缓缓向我走来
拥暖我这久远的想念

相依而坐 你在 我在
爱在 记忆里 如此也好

Darling, I have to go/亲爱的 我得走了

孤城有王-:


Darling
亲爱的

too many walls have been built between us.
太多的墙壁已建成在我们之间

Your heart is up where I cannot find.
你的心 是我无法找到的

I look into your eyes and see nothing inside.
我看着你的眼睛 看到里面什么也没有

Your smile is no longer here to shine.
你的笑容 不能再闪耀


When clouds abruptly darken the sky,
当云层突然变暗的天空

When turns suddenly occupy the road,
当转变突然占据道路

I have to go.
我得走了

When hope turns into foam,
当希望变成泡沫

I have to go.
我得走了

When the pieces could no longer make a whole,
当碎片不再能得以完整

I have to go.
我得走了

不要在你十七岁的时候爱上一个男人

Vicky一Vicky:

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



再不堪的感情,都会有打动你的片刻。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后来回忆起来,感人的居然多是天真和蒙昧。




《甜蜜蜜》里黎小军和李翘相约私奔,阴差阳错。豹哥跑路时在船上对李翘说:“傻女,听我说,现在立刻回家,洗个热水澡,明早起来,满街都有男人,个个都比豹哥好。”豹哥与人冲突死后,李翘看到豹哥为她而纹的米奇图案后痛哭。




我听着低苦艾的《兰州兰州》,我走在午夜无人的北京街头,我在路灯下抬头看向抽芽的树木,我知道我在错过这整个春天。




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实在都是一群太过自作聪明的大人,连识别自己真心的能力都可能或缺。




有人说不要在你十七岁的时候爱上一个男人,因为你会一辈子都记得他。原来我们生命中美好的时光,都是那么稀缺。然后装作成熟和不屑的模样,在人海沉浮中摸爬滚打,嘲弄着这世间哪里还有珍贵的人和感情。这副嘴脸不能提醒你,在午夜梦回之时因为一个人名而抽痛。




回过头来你才能看到自己的孤独和彷徨,像一个叛逆的少女一样假装着自己的漫不经心,在爱恨的交易中偷学短斤少两,你穿着一身自尊心,那是这个世界上最肮脏的衣服。




你忘了那个可以在高原驰骋的姑娘,说着,奔跑吧,少年。


今冬极寒 愿你温暖

孤城有王-:


我猜她一定很粘人
所以夜风在耳际轻揉慢捻

我猜她一定怕寂寥
所以旅人在眼畔径自喧嚣

我猜她一定很善变
所以霓虹在眉梢盛开荼靡

我猜她一定很素净
所以浅香在鼻翼轻离缓聚

她站在礁石边 倚着朔风
似是一场悄然而至的邂逅

她轻拢秀发 巧笑如昔
啜上一杯茶 听她低吟浅唱

今冬极寒 愿你温暖
来日还方长 愿你花叶繁茂

光影人生:

Rubber    橡皮轮胎杀手

可能已经有很多影友知道这部电影了,但还是会有一些朋友不知道它

一个轮胎,恩,它就是影片的主角。

一部会让一些人觉得好玩,或者特别,亦或无聊,还有变态的电影。

不过,很有新意,虽然小成本,却也是一种突破。

馬克馬克:

发情的白柳絮

借着狂风

温柔的撕扯着枯树

树下的我只顾点点眼角那固执的一颗沙

 

浪漫的诗人坐在窗内与我四瞳相对

“姑娘,别哭,别让狂风吹痛你的L'amour”

又一阵风沙掀起

我低下头

眯起迎风泪流的双眼

把文言欢:

馬克馬克:

飞向南方的机舱中睡着不安的我

梦里又一次的回到了东方的北方

那里有两个姑娘

她们来自南方和南方

 

姑娘姑娘

稚嫩的脸被你哭伤

是否因你们同住过一间屋房

 

南方南方

湿潮的床被雾蒙上

阴雨溢到梦里抽泣哭丧绝望

 

姑娘姑娘

床单的花被红染上

你说你不想再回到南方南方